Monday, September 24, 2007

不做「泛民共主」就有希望

陳方安生出選港島區立法會議席的補選,最令人興奮的,是她講明不想去當甚麼「泛民陣營的共主」。不是嗎?陳太這次要出山競逐一個任期只得七個多月的議席,究其原因,正是泛民的失敗一手促成,若她真的走出來說要當這個陣營的「共主」,那才叫人擔心。

泛民的失敗,不是因為如傳媒所說般「一盤散沙」,又或者是沒有「第二梯隊」,而是他們遇上一個本應在03年七一遊行之後永不超生的葉劉淑儀,也顯得毫無勝算﹗

要陳方安生出山,是因為泛民陣營知道很可能會輸給葉劉。輸給葉劉,並不是輸了一個立法會議席那麼簡單,更重要的是其象徵意義﹕它代表了泛民靠七一遊行所賺取的政治老本,會一下子輸光。不要忘記,葉劉以「掃把頭」的惡形惡相硬銷廿三條、一手觸發五十萬人大遊行,才只是四年前發生的事。

試想想,如果補選是在當年五十萬人遊行之後舉行,相信泛民就算派「第三、第四梯隊」一樣可以擊敗葉劉。泛民最失敗之處,是今天的葉劉和四年前的她,其實沒有多大分別。下台之後,葉劉無疑是去了史丹福「浸鹹水」、又剪了個新髮型,形象上是有些少改善,但其基本的意識形態,卻不見得有甚麼大轉變,為甚麼她能夠在這次單議席單票制的補選中,成為了泛民「聞風喪膽」的勁敵呢?與其說是葉劉自我改造成功,倒不如說是泛民的失敗,因為這反映了他們在市民心中的地位,這四年來迅速下滑。

泛民不是未曾在選舉中輸過,但這次若輸給葉劉卻會有完全不同的意義。泛民原先高調地把這次補選定位為「民主和反民主的公投」,結果卻反而更像是市民對泛民陣營的一場公投。既然自知沒有勝利的把握,泛民於是「調整」了這次補選的定位 ─ 自己抽身而出,改為力邀陳太出戰。其可以不計較陳太的管治理念是否與其一致,也可以不理會黨內「第二梯隊」的反對。一句話﹕泛民這次是輸不起的。

事實上,市民未必真的支持葉劉,但卻對泛民近年越來越左的表現的確是感到煩厭。葉劉向我們硬銷廿三條,泛民則向我們硬銷左傾的大政府主義﹕這裏嫌政府就反壟斷立法不夠快,那裏又嫌政府對西九文化項目的資助不夠多﹔最低工資、膠袋稅、車肽稅、一刀切禁煙法等等,諸如此類的政府干預,他們無一不歡,完全莫視香港人一向重視自由的基本價值觀。

要不是看準這點,就算有民建聯的鐵票作後盾,葉劉也未必敢參與這次單議席單票制的選舉。說得明白一點,葉太所指望的不是自己對選民有多大吸引力,而是選民對泛民陣營有多失望。就像大家不一定很喜歡曾蔭權,但相比起梁家傑,大家卻會覺得前者更加務實可靠,以致令他在三月「模擬特首戰」中,民意調查一直遙遙領先。

客觀的形勢表明,靠食七一遊行老本的泛民,政治資本已經消散得七七八八。陳太的出選,可以吸引部分原本已對泛民陣營灰心的市民﹔官場出身的她,聽聞獲得部分商界支持,多少亦令人憧憬她可以在越來越左的「泛民」政黨政治以外,開闢一個新的局面,為市民帶來新的希望。去當「泛民陣營共主」?不要開玩笑了。

6 comments:

kelvin said...

陳方安生已經玩完, 難道以為入了立法會就會有所作為?不要天真吧! 反共已沒有市場, 民主派因87民運掘起的老本, 吃了20年甚應都吃光了.

波蘿游 said...

聽了今晚預選,生果報各位應該死心吧:

「要研究最低工資」,

「公務員人工合理,應該減少外判,增加正式公務員」,

「普選時間有商量,2012也可以」,

陳太不是站在你們妄想的右方,現實是她為了討好泛民及部份選民,她明顯從中間開始左傾。

VC said...

對泛民的表現的確感到煩厭

老本悖論 said...

話泛民靠食71老本,71精神又靠食反23條立法老本,如果推23條的人痛改前非,71老本就會破產,如果共產黨推行普選,葉劉、民建聯就有希望...

愛金號 said...

從昨天的新聞可見,陳太的支持度明顯下跌了,市民不滿陳太只作象徵式的在遊行隊伍出現。而且,參與人數只五千餘人。看來,真的有戲要上演了。

oga said...

陳太千萬不要大轉左彎,泛民的口號越喊越脫離香港社會現實,陳太「同流合污」只會死硬。

普選大家都想要,陳太最需要做的,卻不是空喊普選口號,她需要拿出實際的計劃,如何落實普選之外,還要有非常清晰的、針對民生議題的platform。一天聽到晚都是「我支持2012雙普選」等空泛口號,聽久了,根本沒有感覺,也不知道我要如何支持你,才真的有機會見到12雙普選。如果葉劉先推出一系列民生相關的platform,陳太落後了先機,就更加會比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