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December 10, 2007

泛民的弱者自憐能沉溺多久?

在西方民主的政治中,很少政客會以弱者自居來博取選民同情,因為這樣做的效果往往適得其反。

例如,美國下屆總統熱門候選人希拉莉,最近便因暗示自己的女性身份令她遭受民主黨內其他全男班(the all-boys club)候選人圍攻。希拉莉打出這張「以受害者自居」(playing the victim)的女人牌,結果惹來劣評如潮之評,批評者中包括不少當地具有影響力的女強人,她們都認為希拉莉將話題扯到「性別歧視」之上,本身才是對女性才幹的一種侮辱。

類似上述希拉莉那種「被圍攻的弱者」定位,也可以在剛贏得立法會港島區補選的陳方安生身上找到。回看整個參選過程,由一開始參選投訴被政府官員「親疏有別」冷淡對待,到拉票時助選人員被人推撞滋擾,以至泛民在區選大敗後對民建聯「鐵票效應」的驚恐所觸發的「選情告急」,陳太自覺或不自覺間,一直都擺脫不了一種被人圍攻的受害者角色。

到陳太當選正式就任立法會議員,這種被圍攻的角色依然揮之不去。陳太及她的泛民戰友,視民政事務局局長曾德成「忽然民生」的揶揄為「人身攻擊」。他們沒有以強者的姿態對曾德成的言論作出正面反擊,反而弱勢地控訴政府官員「不應該如此對待一個有民意授權的立法會議員」,又指曾的發言顯示政府「冇心搞好行政立法關係」。最堪玩味的是教協的張文光,他以教師的口脗責罵曾德成「毫無道理地攻擊言論相當斯文的陳太」,要求曾「為失言道歉」,令人聯想起當日他控訴羅范椒芬對教師「涼薄無情」的往事。

曾德成的「挑釁」或許真的「有失斯文」,但立法會的議事堂卻不是學校裏的課室,市民都不會預期所選出的議員,心靈會像學生般脆弱得不堪一擊。相反,選民希望見到的是,議員在面對攻擊時能作出有力的反擊。被曾德成無理攻擊嗎?便直斥他胡說八道吧。這是民意領袖應有的氣派。可是,陳太和泛民卻再一次把自己的定位放在一個弱者角色之上,滿肚屈結地埋怨對方「不應如此對一個有民意授權的議員」,這種感性的控訴,或許能贏得同情,但在辯論上卻肯定是輸了氣勢。至於指責曾德成的說話不利「改善行政立法關係」,更加反映泛民在立場上完全進退失據,因為選民若以「搞好行政立法關係」為基本考慮的話,當日投票支持的便不會是泛民而是保皇黨。

事實上,缺乏攻擊力的弱者定位已令泛民在政治上往往處於被動。例如早前李柱銘在《華爾街日報》撰文後遭受親中陣營文革式的圍攻,便只顧忙著辯護自己的原意是「呼籲外國不要杯葛奧運」,其支持者又煩瑣地解釋英文「press for」其實並非「施壓」的意思,結果是被人家牽著鼻子走,文章原本想要談的中國人權問題,反而無人再去理會。

以被圍攻的受害者自居的政治定位,偶一為之或許會爭得市民的同情票,長期來說卻是一種自我失敗(self defeating)的策略,因為沒有選民會希望自己站在的一方,永遠都是處於弱勢的。要知道,香港人支持民主的同時,更欣賞資本主義優勝劣敗的規律。反覆強調自己如何被人打壓、被人圍攻,同時又拿不出突圍的氣勢和能力,只會進一步加深自我失敗者的形象。

在民主政治高度發展的美國,希拉莉稍為以弱示人便即劣評如潮,逼使她匆匆撤回那張弱勢的女人牌。在香港這個「畸形的政治生態」下,泛民又能在弱者的自憐中沉溺多久呢?

8 comments:

eddie said...

這不是軟弱牌,而是泛民給套進了 " 和平理性" 反對同示威的咒語,一旦不" 示人以弱" 就會給人狂封數十頂" 激進,破壞安定" 的帽子,正所謂做又死,不做亦死。咁情況下" 示弱"會有同情分,學你所謂" 有力有理有節"反而會比政府同親政府留港建港黨予封你為" 罪人"的口實,要知道 "搞事" 這頂帽子香港依然有人信的。

庖丁 said...

以政治不正確者自居的政治定位,偶一為之或許會爭得市民的同情,長期來說卻是一種自我失敗(self defeating)的策略,因為大眾不會希望自己站在錯誤的一方,永遠都是處於包拗頸的思維。要知道,香港人追求正政治正確,是更想和諧並共融不同政見。反覆強調自己如何政治不正確,同時又拿不出道理,只會進一步加深黃牛帽子工場形象。

kmb59 said...

“例如早前李柱銘在《華爾街日報》撰文後遭受親中陣營文革式的圍攻……”
他是否認為大部份市民傾向反美,因此不敢反擊?

真小人 said...

廢柴兄, 你契哥垃圾報主編係泛民死硬派支持者, 所以只有支持泛民的文章先被刊登. 你甘樣寫一定唔會被垃圾報刊登的. 不過又係的, 有美國油公司支持加上你高官厚職, 無左果少少稿費, 算得是甚麼?

奇芬 said...

eddie,
你所說泛民的情況不就是"被人牽着鼻子走"嗎?

庖丁,
何苦拾人牙慧?

真小人,
你真是枉作小人了,今次!

庖丁 said...

奇芬,

這是以子之矛更子之盾,目的是暴露《踢爆香港傳媒》網誌長久存在的謬論。

你又何苦顛倒是非?

真小人 said...

奇芬:

我只係著廢柴兄不值, 因為佢甘富吹水性的文章, 居然唔可以在全港最吹水的報章刊登, 實在浪費.

庖丁 said...

(更正)
奇芬,

這是以子之矛攻子之盾,目的是暴露《踢爆香港傳媒》網誌長久存在的謬論。

你又何苦顛倒是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