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November 08, 2007

當民粹去到極端

特首曾蔭權是幸福的。他說錯一句話,便馬上被傳媒當頭捧喝,令他可以立即「虛心道歉」,挽回「香港人的支持」。但幸福不是必然的。在現今民粹思潮之下,儘管很多人說話假大空,卻會被傳媒賜予道德高岸,加以吹捧,以致令民粹輿論越演越烈,逐漸「走到極端」。

例如,宣布要與陳方安生和葉劉淑儀競逐港島補選議席的保育人士何來,言論虛無浮誇,明顯與一般香港市民脫節,傳媒卻竟然認為她「對一般市民的生活、需要和想法的了解,只怕也比兩位前高官深」。事實上,何來一方面申領綜援,另一方面堅持要女兒入讀昂貴的國際學校,顯然就並非一般市民認同的「生活」和「想法」。她指香港人沒有「自我感」(without a sense of self)、「不知道自己是誰」*,也反映了她和現實脫節。正是她口中那羣「不知自己是誰」的香港人努力工作,推動經濟發展,政府才有稅收,支付包括綜援金在內的各種開支。

只有真正不知自己是誰,又或者是沒法接受自己的人,才會被這樣一個虛無的「自我感」問題困擾。他們硬要替我們解答一個他們自己創造出來的問題,而傳媒卻視他們為我們的「保育代言人」。

「保育」現在已淪為一個民粹口號,甚麼事情也要「保育」一番,古舊建築要保育,文化藝術也要保育。就算激烈一點,傳媒也認為是「情有可原」,反正保育是「無價」的,是為「下一代著想」的,要求政府花費公帑保育,傳媒更覺得是理所當然。

例如炙手可熱的西九文化目項,議員和文化人都大談「保育」文化藝術之道。其中,梁家傑率先嫌政府注資一百九十億元不夠多,認為政府應該花更多錢在「軟件配套」之上,「培育市民的文化與藝術修養」,使之日後成為西九的觀眾。有傳媒隨即和應,也指政府要在軟件方面「急起直追」。

類似梁家傑的「軟件論」,其實是政客典型的循環論證,因為即使日後西九文化項目反應冷清、慘淡經營,「軟件論」者都可以自圓其說,推說是因為政府花錢不夠多,培養不出「懂得欣賞藝術的觀眾和人才」,埋下了一個不斷消耗公帑的陷阱。傳媒未有指出梁家傑的謬誤,反而拍手附和,難怪梁議員以及他的公民黨,一直都矯正不了其左傾的民粹立場。

在現代開放的社會裏,一門藝術的興起,就像曾蔭權所說般「每一次都與政府的指導無關」。港產片和廣東歌,以往在本地以至海外曾經有過大量「懂得欣賞的觀眾」,卻從未需要政府資助。反而這十多來港產片的觀眾迅速流失,電影業界才開始走出來要政府協助「培養觀眾」。

政府花錢「培養觀眾」,註定是個無底深潭。西九項目「硬件」工程還未上馬,文化藝術團體已紛紛要求政府加碼培訓「軟件」,整個項目的花費,顯然並不是羅家英先生在宣傳片所說般「睡覺要有張床,做戲要有個戲台」那麼簡單。政府日後還要不斷花費公帑「培養」人來睡「那張床」﹗

「當民主去到極端會出現文化大革命」,大家都知道是不合邏輯兼杞人憂天,但當「民粹去到極端」香港又會變成怎樣呢?卻沒有人知道。

* "Hong Kong is like a person without a sense of self. We don't know who we were, who we are, or who we want to be" - HK Magazine, pg 46, Oct 19, 2007

6 comments:

庖丁 said...

何來做人感想叫做民粹、梁家傑文藝主張叫作左傾。

當牛粹去到極端,香港又會變成怎樣呢?

米生 said...

「一方面申領綜援,另一方面堅持要女兒入讀昂貴的國際學校」

何來這種「精明」真是叫人眼界大開,不得不寫個服字!

Anonymous said...

米生︰
何來現是單親家庭,女兒是混血兒,入讀國際學校是有其原因,與綜援拉不上關係的。

gat said...

I really love the part about 何來. :)

收買佬 said...

混血兒就一定要讀國際學校﹖戇居﹗

奇芬 said...

只怕西九呢個鑊大過迪士尼好很多, 香港人又要做多次冤大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