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November 14, 2007

推高物價的環保帝國主義

環保主義是現時全球最龐大的民粹信仰,環保組織都說要為環境「盡一分力」,但看真一點,其實大部分旨在反對普及化的消費,其所鼓吹「環保」手段儘管五花百門,但歸根結底,最終都是要人為地推高物價,從而令大家減少消費。事實上,環保信仰已經開始扭曲正常的市場運作。

膠袋稅、輪胎稅等,固然是明目張膽地以稅項的形式推高物價﹔比較含蓄的,例如環保信徒經常鼓吹立法強制市民改用的慳電膽,以及「為了大家健康著想」而極力推薦的有機菜,實際上都是一些昂貴的商品,價錢貴上好幾倍,對環境一樣可以有負面影響﹕慳電膽含有劇毒的水銀,其棄置物較烏絲燈泡更難處理﹔有機農產對資源的消耗和所產生的污染,均倍於傳統農作物。

減少「屏風樓」是環保信徒另一訴求,為了順應這個潮流,我們的曾特首在今年的施政報告,提出減低樓宇的發展密度,說這樣會令「樓宇更加美觀」、「締造更佳的居住環境」。這或許都是事實,但問題是到時又會有多少人能負擔得起這些「更佳的居住環境」呢?減低發展密度,其實就是變相減少樓宇的供應,樓價焉有不升之理?君不見最近當政府宣布調低西九文化項目的樓宇高度限制時,附近樓盤的叫價便馬上跳升?最近,證券行美林的報告就估計,越演越烈的環保和保育政策,最終無可避免導致樓市供應出現結構性的短缺,刺激樓價急升。這些不方便的真相,環保信徒卻絕口不提。

曾特首另一項環保新猷「停車熄匙」,表面上對物價影響不大,但看真一點,任誰都知道即使在立法強制「停車熄匙」後,很多車主,尤其在夏季,其實都只會改為將車子在附近慢駛兜圈,不但耗油更多,更令道路更加擠塞,為政府日後進一步實施電子道路收費舖路。此外,「停車熄匙」將逼使車主不斷將車子的引擎重覆開關,增加汽車機件的損耗,無形中推高了汽車維修保養的成本。

還有的是近年全球糧食價格飆升,環保信徒亦「居功」不少。多得他們鼓吹那套在科學上謬誤叢生的「人為二氧化碳導致全球暖化」理論,近年多國政府大力開發所謂「碳中和」(carbon neutral)的再生能源,這些再生能源都由農作品提煉,糧食價格的升勢因而火上加油,玉米和小麥價格便在今年分別升至十年高位和歷史新高。更惡劣的是,大量本來用於耕種食物的土地和資源,都被改為種植可提煉生物能源的玉米和甘蔗等,無形中亦搶高其他農產品價格

糧食價格被搶高,最終受苦者是貧窮地區的人,在先進國家養尊處優的環保信徒會去救濟他們嗎?最諷刺的是,連環保信徒心知肚明,種植這些「綠色能源」,需要砍伐大量樹林和消耗大量水源,對境的破壞更大,耕作過程中更會釋出如氧化氮等的溫室氣體,影響甚至比石油更壞。為了實踐「碳中和」這個假大空的信仰,弄出這樣一大堆問題,環保信徒在拯救我們脫離「人為暖化災難」之前,已先將我們推向一個由他們一手做成的生態大災難

環保信徒堅信普及化的消費最終必會耗盡地球資源,故把保護環境這個原應是管理上的課題,提升至道德的層次。深知政治正確的重要,他們並不會光明正大要求抬高物價以遏抑消費,反而是透過美麗的綠色口號加上嚇人的末日論,推動各國政府實施各式各樣的規管干預,曲線地將物價推高。這種把信仰強加於人,令人們 ─ 特別是窮人 ─ 改善生活的權利受到剝削的行徑,對於熱愛自由的人來說,無疑是一種環保帝國主義。

2007年11月19曰: Greenpeace Blocks Shipment of Indonesian Palm Oil
2007年11月20曰: UN Expert: Biofuels 'crime against humanity'
2007年11月20曰: UN Official: Biofuels bonanza facing 'crash'
2007年11月20曰: Oxfam: Biofuel rush harmful
2007年11月20日: Ethanol Bust Makes Losers of Bush, Gates, D.E. Shaw
2007年11月22日: Nobel winner: Many Biofuels Have More Climate Impact Than Oil
2007年12月05日: Riots and hunger feared as food costs soars
2008年01月16日: EU rethinks biofuels guidelines
2008年01月20日: UK MP: Biofuels 'do more harm than good'
2008年02月13日: Goldman Sachs: World faces famine as energy costs rise

推薦閱讀:
Eco-imperialism at the Bali summit?
Do Global Warming Policies Help the Poor?
The High Cost of the Global Warming Scam
Effort to keep the seas from rising may be killing the life in them
Scotland's future's green, but is it golden?
Biofuels Madness in U.S.
The End of Cheap Food
Green "Disparate Impact"

16 comments:

kmb59 said...

有些國家推廣生物燃料的理由是減少依賴化石燃料。

真小人 said...

廢柴兄最近密密發功, 厲害厲害!

物價上升真係由於環保的嗎? 以樓價為例, 班地產商早已想炒起個樓價, 環保只是其中一個原因. 但有人可能問美林的報告不是中立嗎? 但我又想問番大家知唔知道美林做甚麼? 對! 有基本常識的人認識美林證券. 近日很多外資來港, 令銀行太多錢, 比迫將港元利率下調. 甘d 外資來做甚麼? 做善事? 當然不是, 來係為了搵錢. 有甚麼方法搵錢, 米在股票市場及樓市搵食. 甘大家明白美林點解要出一份甘樣的報告.

慳電膽方面, 看來廢柴兄真係有睇下報紙的, 可惜佢睇d 唔睇. 慳電膽都有分兩種, 一種是由難處理物品做, 另一種是由易處理的物品做.

生物能源方面, 中國已見到用玉米和甘蔗提煉生物能源的問題, 已經叫停這方面的研究. 積極提倡生物能源反而是商業機構. 而環保團體主力是鼓勵減少使用能源.

如何減少能源? 停車熄匙是其中一個方法. 的士及小巴佬經常說引擎重覆開關,增加汽車機件的損耗;慢駛兜圈,耗油更多。不過我唔知廢柴兄係唔係住在青山住得太耐,唔知出面世界係點?如果青山院長放你出院的話,去下旺角、尖沙咀及銅鑼灣行下。班的士佬係將車停在路邊等客,那不是橫街,而是彌敦道及軒尼詩道。一等不是兩三分鐘,而是數十分鐘。小巴佬更加誇張,大家可以比較一下在旺角花園街去觀塘或九龍城小巴,與銅鑼灣利園山街的綠色小巴。一批停車無熄匙,一批停車熄匙。唔知點解綠色小巴做到,紅色小巴做唔到呢?

最後我是明白點解廢柴甘怕民粹主義,因為佢自已都係聽d唔聽d的人,主觀意識十分強。認為錯的事便永遠是錯,唔會睇下自已的觀點有無問題,而且死頂下去,還要令全世界想信佢才是對。廢柴兄認為全世界都同佢一樣,甘樣去民主,唔仆街便奇。所以廢柴用一個思覺失調者身份去分析民粹,大力指出民粹好有問題,真係用心良苦!

真小人 said...

班的士佬係將車停在路邊等客,那不是橫街,而是彌敦道及軒尼詩道。一等不是兩三分鐘,而是數十分鐘 =>

更正一下: 應該是十數分鐘

Anonymous said...

核心問題所在呀:

Question: 政 治 不 正 確 : 推 高 物 價 的 環 保 帝 國 主 義環 保 主 義 是 現 時 全 球 最 龐 大 的 民 粹 信 仰 , 環保 組 織 都 說 要 為 環 境 「 盡 一 分 力 」 , 但看 真 一 點 , 其 實 大 部 份 旨 在 反 對 普 及 化 的 消費 , 其 所 鼓 吹 「 環 保 」 手 段 儘 管 五 花 八門 , 但 歸 根 究 柢 , 最 終 都 是 要 人 為 地 推 高 物價 , 從 而 令 大 家 減 少 消 費 。

Ans: 請先弄清甚麽叫消費,什麽叫浪費。

Question: 事 實 上 , 環保 信 仰 已 經 開 始 扭 曲 正 常 的 市 場 運 作 。

Ans:
無梁心:
錯環保正正是修正以被扭曲了的市場運作!環境是大眾的財產,現在奪去環境的人卻不用付鈔﹔以香港為例,空氣污染導至很多人有呼吸系统病,不但要不停付醫藥費,受苦,原本保得往條命的現連命都無!這筆賬算到底應由在珠三角放費氣的工廠老板付!但現在是由誰付?當買平貨時其實背後有一羣受害者補貼比你!

Question: 保 育 政策 令 樓 價 急 升

Ans:
經濟無知:
這是高地價政策做成。

Question: 膠 袋 稅 、 輪 胎 稅 等 , 固 然 是 明 目 張 膽 地 以 稅 項 的 形 式 推 高 物 價 ;

Ans:
堆田區是亡眾地方,永久使用當然要付鈔!
燒掉?何付服務費?要燒到無毒都要設備,要錢。用者自付!

Question:
慳 電 膽 含 有 劇 毒 的 水 銀 , 其 棄 置 物 較 鎢 絲 燈 泡 更 難 處 理 ;

Ans:
對技術、科技的無知:
現在的慳電膽無水銀了,有水銀辰早被歐盟禁用。

Question:
有機農 產 對 資 源 的 消 耗 和 所 產 生 的 污 染 , 均 倍 於 傳 統 農 作 物 。

Ans:
如果資源的多寡是只用錢來行量那閣下所說是真的。

Question:
減 少 「 屏 風 樓 」是 環 保 信 徒 另 一 訴 求 , 為 了 順 應 這 個 潮 流 , 我 們 的 曾 特 首 在 今 年 的施 政 報 告 , 提 出減 低 樓 宇 的 發 展 密 度 , 說 這 樣 會 令 「 樓 宇 更 加 美 觀 」 、 「 締 造 更 佳的 居 住 環 境 」 。這 或 許 都 是 事 實 , 但 問 題 是 到 時 又 會 有 多 少 人 能 負 擔 得 起 這 些 「 更佳 的 居 住 環 境 」呢 ? 減 低 發 展 密 度 , 其 實 就 是 變 相 減 少 樓 宇 的 供 應 , 樓 價 焉 有 不 升之 理 ?

Ans:
香港樓價升何有過是供不應求所至?香港一個空置單位都沒了嗎?

Question:
君 不 見 最近 當 政 府 宣 佈 調 低 西 九 文 化 項 目 的 樓 宇 高 度 限 制 時 , 附 近 樓 盤 的 叫價 便 馬 上 跳 升 ?最 近 , 證 券 行 美 林 的 報 告 就 估 計 , 越 演 越 烈 的 環 保 和 保 育 政 策 , 最終 無 可 避 免 導 致樓 市 供 應 出 現 結 構 性 的 短 缺 , 刺 激 樓 價 急 升 。 這 些 不 方 便 的 真 相 ,環 保 信 徒 卻 絕 口不 提 。

Ans:
樓價貴為付不投訢炒樓的人?

Question:
曾 特 首 另 一 項 環 保 新 猷 「 停 車 熄 匙 」 , 表 面 上 對 物 價 影 響 不 大 , 但 看 真 一 點 , 任 誰 都 知 道 即 使 在 立 法 強制「 停 車 熄 匙 」 外 , 很 多 車 主 , 尤 其 在 夏 季 , 其 實 都 只 會 改 為 將 車 子 在 附 近 慢 駛 兜圈, 不 但 耗 油 更 多 , 更 令 道 路 更 加 擠 塞 , 為 政 府 日 後 進 一 步 實 施 電 子 道 路 收 費 鋪 路。

Ans:
香港交通根本無須要日日開私家車上班,要方便省時?付鈔。

Question:
此 外 , 「 停 車 熄 匙 」 將 迫 使 車 主 不 斷 將 車 子 的 引 擎 重 複 開 關 , 增 加 汽 車 機 件 的 損耗, 無 形 中 推 高 了 汽 車 維 修 保 養 的 成 本 。

Ans:
用電車罷!還用啲「石」器時代的產品。

Question:
剝 削 改 善 生 活 的 權 力
還有 的 是 近 年 全 球 糧 食 價 格 飆 升 , 環 保 信 徒亦 「 居 功 」 不 小 。 多 得 他 們 鼓 吹 那 套 在 科學 上 謬 誤 叢 生 的 「 人 為 二 氧 化 碳 導 致 全 球暖 化 」 理 論 ,

Ans:
這不是環保人仕提出的,是理智、中立的科學家提出。

Question:
近 年 多 國 政 府 大 力 開 發 所 謂「 碳 中 和 」 ( carbon neutral ) 的 再 生 能源 , 這 些 再 生 能 源 都 由 農 產 品 提 煉 , 糧食 價 格 的 升 勢 因 而 火 上 加 油 , 玉 米 和 小 麥 價格 便 在 今 年 分 別 升 至 十 年 高 位 和 歷 史 新高 。 更 惡 劣 的 是 , 大 量 本 來 用 於 耕 種 食 物 的土 地 和 資 源 , 都 被 改 為 種 植 可 提 煉 生 物能 源 的 玉 米 和 甘 蔗 等 , 無 形 中 亦 搶 高 其 他 農產 品 價 格 。糧 食 價 格 被 搶 高 , 最終 受 苦 者 是 貧 窮 地 區 的 人 , 在 先 進 國 家 養 尊 處 優 的 環 保 信 徒 會去 救 濟 他 們 嗎 ?

最 諷刺 的 是 , 連 環 保 信 徒 也 心 知 肚 明 , 種 植 這 些 「 綠 色 能 源 」 , 需要 砍 伐 大 量 樹 林 和 消耗 大 量 水 源 , 對 環 境 的 破 壞 更 大 , 耕 作 過 程 中 更 會 釋 出 如 氧 化氮 等 的 溫 室 氣 體 , 影響 甚 至 比 石 油 更 壞 。 為 了 實 踐 「 碳 中 和 」 這 個 假 大 空 的 信 仰 ,弄 出 這 樣 一 大 堆 問 題, 環 保 信 徒 在 拯 救 我 們 脫 離 「 人 為 暖 化 災 難 」 之 前 , 已 先 將 我們 推 向 一 個 由 他 們 一手 做 成 的 生 態 大 災 難 !

Ans:
又是科技上的無知:
生化油可以在非糧食產品提取。

Question:
環 保 信 徒 堅 信 普 及 化 的 消 費 最 終 必 會 耗 盡 地 球 資 源 ,故 把 保 護 環 境 這 個 原 應 是 管 理上 的 課 題 , 提 升 至 道 德 的 層 次 。

Ans:
因為唔知其實是很俱體的問題,才以為是道德議提。

Question:
深 知 政 治 正 確 的 重 要, 他 們 並 不 會 光 明 正 大 要 求 抬高 物 價 以 遏 抑 消 費 , 反 而 是 透 過 美 麗 的 綠 色 口 號 加 上嚇 人 的 末 日 論 , 推 動 各 國 政 府實 施 各 式 各 樣 的 規 管 干 預 , 曲 線 地 將 物 價 推 高 。 這 種把 信 仰 強 加 於 人 , 令 人 們 ─ ─ 特 別 是 窮 人 ─ ─ 改 善 生 活 的 權 利 受 到 剝 削 的 行 徑 , 對 於 熱 愛 自 由 的 人 來 說 , 無 疑 是 一 種 環 保 帝 國 主 義 。

Ans:
說穿了,這只不過是一個期望少勞多得,又或不知米貴的人。

VC said...

我為Anonymous(November 15, 2007 10:10 AM)鼓掌!

渴望見到更多理性討論。

Anonymous said...

整篇立論根本上就不成立,推高物價從來不是支持環保的人的手段或目的,大家着眼的是日益惡化的生態環境,鼓勵良心消費。

目前的浪費式消費經濟模式算做正常的市場運作?!

Anonymous said...

Anonymous(November 15, 2007 10:10 AM), we salute you. We need more people like you to destroy the distortions that these global-warming denialists always spout about "Environmental Communism/Imperialism/Terrorism".

All these global-warming denialists like Yellow Cow always say the same old story, about how "environmental tree-huggers" try to scare the public about the effects of global warming.

"Tree huggers" don't need to scare the public about global warming, the scientific facts speak for themselves.

The scientific community, including the most prestigious scientists like the Royal Society in Britain, and those WITHOUT any backing by oil companies and other polluters have OVERWHELMINGLY concluded that global warming IS human induced.

Good luck with your ONE-MAN CRUSADE against the so-called "Environmental Terrorism", Yellow Cow. You can continue to delude yourself into thinking these "Environmental Communist Terrorists" are trying to rob you of your money, Yellow Cow, but nobody here is going to take you seriously besides Bush and his friends, whose days are numbered.

penguinization said...

hello 黃牛,

這倒是一舉兩得. 多點funding流去global warming已經夠妙了; 少點拿去飼養非洲的黑鬼, 環境原教旨主義中的"problem of peopling"對"the mother of the earth"的威脅可得到舒緩.

所以, Gore奪得和平獎, 實至名歸. 想起多年前的一句話: it is peace in our time.

同樣道理: 粟米應該拿去煉油開車, 不是拿去給窮人吃的, 管你甚麼糧食漲價; 有budget的話應該拿去救海, 救global warming才夠sexy, 誰要你救岸上的甚麼人.

他們將這些譯為"道德". 跟上一代的同出一轍.

還好, 昨天讀了NY Times一篇報導, 把Bjorn Lomborg也歸入"centrist camp", 我倒不認為你算是"ONE-MAN CRUSADE".

:p


Ref:
Andrew Revkin, "Challenges to Both Left and Right on Global Warming", New York Times, 13 Nov 07 (http://www.nytimes.com/2007/11/13/science/earth/13book.html?ref=environment)

VC said...

Watch TV 35mins later!

TVB Pearl 8:30
The Great Global Warming Swindle

yellowcow said...

Anonymous(November 15, 2007 10:10 AM)說﹕

「現在的慳電膽無水銀了,有水銀辰早被歐盟禁用。」

事實上,慳電膽(CFL)和光管一樣,都含有水銀。歐盟亦沒有禁用水銀﹕歐盟地區出售的CFL,水銀含量標準是低於0.5mg。

VC,請恕我不能為那位Anonymous鼓掌。

真小人 said...

First of all, 在歐盟的法律框架下, 所有在歐盟出售的慳電膽皆不能含有超過5毫克的水銀.

無知的廢柴, 無人話唔開燈, 但如果比慳電膽和光管, 同一慳電膽壽命比光管長, 所以如果慳電膽水銀含量比光管不是高比好多, 除晒每單位的水銀產生的光量, 一定是慳電膽好一點.

怕廢柴唔明, 打個比喻. 假如慳電膽的水銀含量是0.5mg, 光管是0.1mg (事實不是甘大差別), 但20瓦特的緊湊型熒光燈,能發出與一個100瓦特鎢絲電燈膽一樣的亮度. 此外, 緊湊型熒光燈的預期壽命是普通燈膽的8至10倍 (http://www.energyland.emsd.gov.hk/chi/appliances/household_cfl_howto.htm). 甘大家都知道那一個是環保及省錢一點.

而最後只要用後處理得好, 也可以減少對環境的污染.

慳電膽和光管同屬危險物品, 這是應鼓勵回收, 否則也同樣污染環境. 現在問題是回收成本高, 所以要生產商科水比錢回收, 將慳電膽和光管回收處理.

甘我解答晒廢柴兄的疑問, 現在佢是不是為那位Anonymous鼓掌?!

奇芬 said...

想問下點去界定一項消費是否浪費式消費?又點先算良心消費?一個有錢人家的賓賓, 女主人買過LV畀佢落超市買餸, 同超市派過膠袋我阿媽買餸, 之後裝埋垃圾扔左佢, 邊樣浪費啲?有錢人同無錢人的浪費標準會唔會有唔同?

我覺得賽車運動好唔環保, 又嘥油又噪, 点解D顏色和平份子唔走去澳門瞓街欄住D車呢?香港夏天停車熄匙真係會熱死人!边過填命?
中暑边個賠湯药?

我覺得似乎大家已經將大眾的消費和不環保扣了鈎.大眾消費一定平, 而且量一定大, 於是我哋就會覺得好唔環保. 旺角街边10蚊賣碗碗仔翅, 一晚用了好多個膠腕, 好唔環保囉?一場豪門夜宴擺滿月酒製造的廚餘和垃圾會環保過食碗碗仔翅?

點解唔立法禁止女士着唔哂就唔準買咁多鞋同衫, 手袋無穿,又唔準買, 手机無壞又唔準換?呢D消費算良心定浪費呢?点解一個又平又襟用又實用又多用途的膠袋會被視為不環保呢?

家下去時裝買衫, 一係畀不織布袋, 一係畀好厚身的大紙袋, 都好少時裝店用膠袋, 唔通咁就環保D? Of course not, 膠袋 cheap啊!唔提高格調, 點要你買多啲買貴啲啊, 最終咪又係想增加消費!擺得出市場就梗係揾銀啦, 環保唔環保最後咪一樣要你洗多啲錢, 製造多D消費!

如果好多好多好多嘅良心消費加埋一齊, 咁算良心消費定浪費呢?

現今所謂的「環保」產品和服務, 边样唔係貴過我哋用開嘅呢? 貴咗代表成本高了, 即是資源用多了, 咁又點叫環保啊?

在呢個大原則下,要對「環保」說不, 直至佢哋嘅售價貴唔過傳統嘅.

Anonymous said...

樓上 .. 你o的concept好亂下喎

除左牛牛 , 邊個話環保一定會貴 ?

hybrid car 就已經係最好既例子啦 ..

money minded 唔係問題 , 問題係做人要學下TCO concept , Total Cost of Ownership ..

你去買一件野 , 除左你bare既購買成本之餘 , 係咪仲有一o的你冇identify到既cost呢?

首先係externalities , 大部份情況會變成為social cost .. 另外係risk ..

不過咁講 , 做free rider永遠都係最易既 ..

計我話 , 牛牛創造既反環保宗教已經開始防礙理性分析..

(牛牛既絕非理性分析 .. 理性分析係先有observation , 再去hypothesize 然後由experiment/findings/evidence去支持 .. 你睇返呢個blog有邊幾篇文係有咁既思維既?)

Anonymous said...

中國承認環境污染嚴重 (明報) 11月 26日 星期一



國務院公布國家環境保護十一五 規劃的通知,坦承在十五計劃期間,環保工作沒有達到指標,環境污染嚴重。

新華網稱,在二零零零年到二零零五年的第十個五年計劃期

間,中國的環境形勢嚴峻,沒有實現環境保護計劃指標。

其中二氧化硫排放量比二零零零年增加了百分之二十七點八,化學需氧量僅減少百分之二點一,都沒有達到削減百分之十的目標。

淮河、海河、遼河、太湖 、巢湖、滇池等重點流域和區域的治理任務,也只完成計劃目標的百分之六十左右。

同時,主要污染物排放量遠遠超過環境容量,環境污染嚴重,這包括:

百分之二十六的地表水「國家重點監控斷面」劣於水環境五類標準;百分之六十二的斷面達不到三類標準;流經城市百分之九十的河段受到不同程度污染;百分之七十五的湖泊出現優養化;百分之三十的重點城市飲用水源地,水質達不到三類標準;近岸海域環境質量不容樂觀;百分之四十六的設區城市,空氣質量達不到二級標準;一些大中城市灰霾天數增加,酸雨污染程度沒有減輕。

此外,水力侵蝕面積達到一百六十一萬平方公里,沙化土地一百七十四萬平方公里,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天然草原退化,許多河流的水生態功能嚴重失調,生物多樣性減少,外來物種入侵造成嚴重經濟損失,一些重要的生態功能區生態功能退化。

而在農村,環境問題也非常突出,土壤污染日趨嚴重。同時,危險廢物、汽車廢氣、持久性有機污染物等污染持續增加。

規劃指出,中國已經進入污染事故的多發期和矛盾凸顯期,因應氣候變化形勢嚴峻,任務艱巨。

通知就此強調,在「十一五」期間,要把防治污染作為重中之重,加大治理力度,確保到二零一零年二氧化硫、化學需氧量比二零零五年削減百分之十。還要加快淮河、海河、遼河、太湖、巢湖、滇池、松花江等重點流域污染治理,加快城市污水和垃圾處理,保障民眾飲用水水源安全。

樹雄 said...

據聯合國數據,糧食全球糧食滅少,是因為全球糧食生產量急遽下跌,而不是提煉再生能源。而全球

-----------------
Global food supply is dwindling rapidly, UN agency warns
By Elisabeth Rosenthal
Published: December 17, 2007

In an "unforeseen and unprecedented" shift, the world food supply is dwindling rapidly and food prices are soaring to historic levels, the top food and agriculture official of the United Nations warned Monday.

The changes created "a very serious risk that fewer people will be able to get food," particularly in the developing world, said Jacques Diouf, head of the UN Food and Agriculture Organization.
The agency's food price index rose by more than 40 percent this year, compared with 9 percent the year before - a rate that was already unacceptable, he said. New figures show that the total cost of foodstuffs imported by the neediest countries rose 25 percent, to $107 million, in the last year.

At the same time, reserves of cereals are severely depleted, FAO records show. World wheat stores declined 11 percent this year, to the lowest level since 1980. That corresponds to 12 weeks of the world's total consumption - much less than the average of 18 weeks consumption in storage during the period 2000-2005. There are only 8 weeks of corn left, down from 11 weeks in the earlier period.

Prices of wheat and oilseeds are at record highs, Diouf said Monday. Wheat prices have risen by $130 per ton, or 52 percent, since a year ago. U.S. wheat futures broke $10 a bushel for the first time Monday, the agricultural equivalent of $100 a barrel oil. (Page 16)

Diouf blamed a confluence of recent supply and demand factors for the crisis, and he predicted that those factors were here to stay. On the supply side, these include the early effects of global warming, which has decreased crop yields in some crucial places, and a shift away from farming for human consumption toward crops for biofuels and cattle feed. Demand for grain is increasing with the world population, and more is diverted to feed cattle as the population of upwardly mobile meat-eaters grows.

"We're concerned that we are facing the perfect storm for the world's hungry," said Josette Sheeran, executive director of the World Food Program, in a telephone interview. She said that her agency's food procurement costs had gone up 50 percent in the past 5 years and that some poor people are being "priced out of the food market."

To make matters worse, high oil prices have doubled shipping costs in the past year, putting enormous stress on poor nations that need to import food as well as the humanitarian agencies that provide it.

"You can debate why this is all happening, but what's most important to us is that it's a long-term trend, reversing decades of decreasing food prices," Sheeran said.

Climate specialists say that the vulnerability will only increase as further effects of climate change are felt. "If there's a significant change in climate in one of our high production areas, if there is a disease that effects a major crop, we are in a very risky situation," said Mark Howden of the Commonwealth Scientific and Industrial Research Organization in Canberra.

Already "unusual weather events," linked to climate change - such as droughts, floods and storms - have decreased production in important exporting countries like Australia and Ukraine, Diouf said.

In Southern Australia, a significant reduction in rainfall in the past few years led some farmers to sell their land and move to Tasmania, where water is more reliable, said Howden, one of the authors of a recent series of papers in the Procedings of the 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s on climate change and the world food supply.

"In the U.S., Australia, and Europe, there's a very substantial capacity to adapt to the effects on food - with money, technology, research and development," Howden said. "In the developing world, there isn't."

Sheeran said, that on a recent trip to Mali, she was told that food stocks were at an all time low. The World Food Program feeds millions of children in schools and people with HIV/AIDS. Poor nutrition in these groups increased the risk serious disease and death.

Diouf suggested that all countries and international agencies would have to "revisit" agricultural and aid policies they had adopted "in a different economic environment." For example, with food and oil prices approaching record, it may not make sense to send food aid to poorer countries, but instead to focus on helping farmers grow food locally.

FAO plans to start a new initiative that will offer farmers in poor countries vouchers that can be redeemed for seeds and fertilizer, and will try to help them adapt to climate change.

The recent scientific papers concluded that farmers could adjust to 1 degree Celsius (1.8 degrees Fahrenheit) to 3 degrees Celsius (5.4 degrees) of warming by switching to more resilient species, changing planting times, or storing water for irrigation, for example.

But that after that, "all bets are off," said Francesco Tubiello, of Columbia University Earth Institute. "Many people assume that we will never have a problem with food production on a global scale, but there is a strong potential for negative surprises."

In Europe, officials said they were already adjusting policies to the reality of higher prices. The European Union recently suspended a "set-aside" of land for next year - a longstanding program that essentially paid farmers to leave 10 percent of their land untilled as a way to increase farm prices and reduce surpluses. Also, starting in January, import tariffs on all cereal will be eliminated for six months, to make it easier for European countries to buy grain from elsewhere. But that may make it even harder for poor countries to obtain the grain they need.

In an effort to promote free markets, the European Union has been in the process of reducing farm subsidies and this has accelerated the process.

"It's much easier to do with the new economics," said Michael Mann a spokesman for the EU agriculture commission. "We saw this coming to a certain extent, but we are surprised at how quickly it is happening."

But he noted that farm prices the last few decades have been lower than at any time in history, so the change seems extremely dramatic.

Diouf noted that there had been "tension and political unrest related to food markets" in a number of poor countries this year, including Morocco, Senegal and Mauritania. "We need to play a catalytic role to quickly boost crop production in the most affected countries," he said.
Part of the current problem is an outgrowth of prosperity. More people in the world now eat meat, diverting grain from humans to livestock.

A more complicated issue is the use of crops to make biofuels, which are often heavily subsidized. A major factor in rising corn prices globally is that many farmers in the United States are now selling their corn to make subsidized ethanol.

Mann said the European Union had intentionally set low targets for biofuel use - 10 per cent by 2020 - to limit food price rises and that it plans to import some biofuel. "We don't want all our farmers switching from food to biofuel," he said.

yellowcow said...

在全球糧食生產量下跌情況下, 不是更應反對提煉再生能源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