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March 06, 2007

有得揀,未必一定係老闆

政治不正確之前,先要說清楚一件事﹕梁家傑先生參選特首的勇氣,為香港的小圈子政局,帶來一次最具民主色彩的辯論,無論他的表現是好是差,這個credit(榮譽)也是絕對要給他的。

不過,亦由於「力爭普選」這議題太政治正確,幾個傳統上支持民主的主流傳媒,都一面倒吹捧梁家傑「自由奔放,勝在灑脫」,卻避談他那空洞無力的政綱﹔另一方面,則盲目地將曾蔭權描繪成言辭不清的黑面丑角,更把他部分說話的意思扭曲,作風極之民粹。

例如,一向支持民主的的李怡,就在蘋果日報的社論中誇張地以「不寒而憟」來形容曾蔭權當晚的說話,又把曾反駁梁要透過立法改善噪音而說的「成晚都聽到法例、改法例、請律師‥‥好似香港將來是由律師管治,甚麼事都靠法律」這句話,理解成是曾漠視法治,看過辯論的人都知道這絕對是斷章取義。

曾蔭權的這句話,演繹上或許欠佳,但其實只是說出自由經濟信徒的憂慮。就如所有迷信政府有形之手的干預主義者一樣,梁家傑在台上幾乎對所有環保和勞工等社會議題,都本能地主張透過立法或修改法例解決,理念上完全違反他常掛在嘴的自由經濟,令人懷疑他對市場的信念究竟有多深。

梁家傑明知會輸也要參選,主要目的就是要向公眾展示一地真正有競爭的民主選舉,而候選人直接的辯論則是公眾學習民主的重要過程。在辯論中,若說話懂得「自由奔放」、再加幾句冷嘲熱諷的sound bite,無疑會令人聽得過癮,但重要得過辯論的實質內容和政綱嗎?

事實上,以梁家傑大狀級的辯才,在答問會上無疑創造了一些煽情sound bite,但卻難掩其政綱上雜亂無章的先天缺陷。他一方面說推崇自由經濟,另一方面卻不斷鼓吹立法干預市場﹔一方面自稱有向一黨專政的中央力爭「理想版民主」的膽量,另一方面卻唸出「祖國是香港的根」一類董建華式的肉麻辭令﹔當被問到如何幫助漁業和拉近貧富懸殊,又以「保育漁產」和「發展環保工業」等假大空說法敷衍了事。如此言論,除非假定梁是一個思想混亂的人,否則實在很難相信他真的是「口嗰句心嗰句」。

明顯地,梁家傑為了討好各方,東拼西揍寫成的一份政綱,政治正確有餘,管治理念不足,大部分政策亦難以令人信服是切實可行。辯論後的民意調查顯示,即使市民真的「有得揀」,六成半的人仍會選擇曾蔭權。部分輿論指如有普選,曾蔭權的表現會令他「比當年尼克遜和老布殊輸得更慘」,顯然是脫離現實。

主流傳媒為了支持普選這個政治正確的「大原則」,盲目為梁家傑護短,其實只會令市民愈覺得這些輿論的不公正,亦使曾蔭權當初拒絕出席這種公開辯論愈加顯得合理。

梁家傑參選的勇氣是令人敬佩的,他混亂的政綱也許亦是小圈子選舉制度下,為了取得泛民陣營共同支持的折衷產物。但一般市民是不會理會這些的。對市民來說,最重要的是在實行民主後,是否真的就可以有一個更好的選擇。

光是「有得揀」,未必一定就是老闆﹔到底有甚麼可以揀,才是最重要。

3 comments:

lamkayblog said...

「理解成是曾漠視法治,看過辯論的人都知道這絕對是斷章取義。」

理解你的感受,但我真切的覺得,Donald 是「真心上身」,看看秘密監察條例,再看看回歸以來,政府當多次視立法會如廢物的做法..

yellowcow said...

謝謝lamkay的回應。

根據梁家傑當晚的表現,似乎他對透過立法或修訂法例去「改造社會」這一套,比Donald更加迷信,這是我所堅決反對的。

yellowcow

Anonymous said...

沒有開端,不會有未來;曾和梁兩人的政綱和表現如何,和政制本身問題是兩回事,不能因為梁個人表現而否定普選。過去七年,董先生甚至不用投票便自動當選了,夠穩定了吧,但結果是甚麼?The rest is hi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