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une 27, 2007

教育官僚 vs 民粹政客

「教院風波」導致了羅范椒芬下台,環顧四周,人們就是沒有甚麼特別感覺。原因不是人們「涼薄」,而是事件與大家所關心的教育質素完全無關。花了三千萬元公帑的聆訊,原來只是為了查證教育高官有否說過「炒人」、說話是否「得體」,市民就是不明白究竟對教育會有何益處。事件會如「教育界精英」所說般,令「學術自由如臨深淵」嗎?不須給我三千萬,我也可以對你說「不會」。差不多的說話,花了大家三千萬的「教院風波」調查委員會,說得無疑是比我「得體」﹔他們在報告中說﹕「香港的學術自由並沒有受到負面的影响」。

羅太的官僚作風,習慣了不留餘地,「用一種看似恐嚇和報復的態度」對待下屬,結果被委員會指為「有違公眾預期高級公務員在行為得體方面應達到的標準」。老實說,在商業競爭的社會裏,重組合併每天也在發生,辦公室政治更是無日無之,許多上司今天可能會「得體地」和你有商有量,明天卻會把你列入裁員名單,對一般打工仔而言,表面上的說話得不得體,根本毫不重要。

整場風波唯一有意義的,就是再一次展示給我們看﹕官僚以僵化的干預去改革同樣僵化的教育體制,如何會把事情越攪越糟。所謂「教院風波」其實只是政府的教育改革,與以教協為首的教師利益集團之間一連串衝突的其中一幕。在聆訊中,羅太亦不忘嘲諷教協只是一個「工會」,並非「專業組織」,可見她對教協仍耿耿於懷。

誠如羅太所言,教協沒錯是一個工會,但同時亦是全港最有組織、在傳媒最有影響力的工會,主席張文光更是發動煽情民粹輿論的高手,這點羅太卻從未認真評估過。一年多前有兩名教師自殺,張文光認定是和「教改」帶來的工作壓力有關。其實任何人都看出這是缺乏事實根據,近年香港每年都有約一千人自殺,比率是十萬人中約有十五人自殺,教師的自殺比率並不高於此數。但羅太不列出具體數據,卻說出「很多學校做教改,為什麼只有兩位教師自殺?」,如同打出一只好牌讓張文光「食住上」。

事實上,一個缺乏競爭的教育市場,再多的行政干預不但徒勞無功,更會令政府和教師的爭拗沒完沒了。教師行業是值得尊敬 (他們直接影響我們子女的命運,能不「尊敬」他們嗎?),但教師說到底也是「為兩餐」,政府以行政手段「提升」教育質素,其實就是不斷向教師「施壓」,教師受不了「壓力」,必然會鑽盡空子進行反撲。

香港教育最大的問題,就是教師整體教學質素不濟。要提高水平就要引入競爭。可是,香港的中央集權式教育制度,最缺乏的就是競爭。沒有競爭,又要提升教學質素,政府於是進一步加大干預力度,例如增加對教師的教育專業文憑要求。這些行政措施成效如何,大家心中有數。一個老師教得好不好,和他取得多少張「專業文憑」,往往是毫無關係,更重要的是他能否洞識學生的資質,因材施教,而這種能耐卻不是專業文憑或基準試可以測定。

更荒謬的是,像羅太般的官僚一方面指教師的工會不是「專業」,另一方面政府對教師行業卻不斷提高如專業文憑等「專業」要求,某程度上令行業的競爭更少,因其他行業有意轉職做教師的大學學位人才,由於沒有專業文憑,入職或晋升受限制,入行的意欲自然大打折扣。與此同時,在職教師則要花更多時間在專業文憑或基準試之上,增加了「工作壓力」,亦增加了他們轉職的機會成本,令行內的保護主義情緒更盛,結果往往是反對任何可能令他們丟掉飯碗的「教改」建議。政府與教師你打我、我打你,其實就是干預主義所導致惡性循環的死局。

要解開這個死局,你想得出有比學券制更有效的方法嗎?把政府的資助轉化為「學券」,家長可以憑券自由地選擇合適的學校,透過市場力量淘汰不濟的學校和教師,政府可以抽身而出。若然「教育界精英」繼續拒絕引入類似的市場機制,像羅太般的官僚和張文光般的政客,只會沒完沒了地鬼打鬼,繼續玩其「得體」的內鬥遊戯,當中賠上的注碼,卻是由我們及我們的子女支付。

14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黃牛, 大棠流浪牛之家的八十多隻黃牛.水牛正面臨缺水的危機,這事件蘋果報也有報導.

你叫黃牛,牠們大部分都是可愛的黃牛,故此牠們是你的親人.朋友, 請你施以援手.出錢出力幫牛牛.

------------------

流 浪 牛 之 家 被 截 水 源
蘋果日報 15/05/2007

本 報 訊 】 「 香 港 流 浪 牛 之 家 」 繼 上 周 六 有 義 工 被 襲 後 , 負 責 人 洋 洋 昨 日 表 示 , 養 牛 場 內 的 水 源 在 事 後 被 人 截 斷 , 曾 有 義 工 前 日 到 村 口 街 喉 取 水 , 但 在 昨 日 凌 晨 卻 被 人 全 部 倒 掉 , 現 在 水 缸 內 餘 下 的 水 , 由 於 水 位 過 低 , 即 使 得 牛 頭 低 」 , 牠 們 也 難 以 喝 得 到 , 場 內 82 隻 牛 面 臨 斷 水 危 機 。

村 民 在 附 近 監 視 喝 罵
本 報 記 者 昨 在 養 牛 場 所 見 , 有 村 民 在 附 近 監 視 , 並 用 粗 言 穢 語 喝 罵 洋 洋 及 記 者 。 洋 洋 昨 日 稱 , 目 前 情 況 十 分 嚴 峻 , 「 今 ( 昨 ) 日 連 溝 飼 料 水 都 唔 夠 , 水 太 少 啦 , 佢 飲 唔 到 水 缸 水 , 希 望 有 好 心 人 運 畀 佢 飲 , 否 則 遲 都 唔 知 點 算 ! 」 洋 洋 稱 , 養 牛 場 的 水 來 自 山 上 的 山 水 , 透 過 喉 管 輸 到 場 內 。 她 強 調 場 內 所 養 的 牛 只 會 到 荒 地 吃 草 , 不 會 踐 踏 農 田 , 但 卻 經 常 被 人 嚇 打 。
---------------------

元 朗 大 棠 谷 一 片 滿 佈 泥 濘 的 土 地 , 是 80 頭 流 浪 牛 的 棲 身 之 所 。 十 年 來 堅 持 收 留 被 棄 置 牛 隻 的 香 港 流 浪 牛 之 家 主 席 洋 洋 , 要 籌 募 供 養 牛 隻 的 經 費 之 餘 , 還 要 面 對 牛 場 附 近 村 民 的 壓 力 。 一 直 向 政 府 申 請 撥 地 不 遂 的 她 , 重 申 期 望 政 府 容 許 她 租 用 處 於 南 生 圍 的 一 幅 官 地 , 讓 被 遺 棄 的 牛 隻 有 一 個 長 遠 家 園 。




向 政 府 租 地 無 回 音

牛 隻 彷 彿 注 定 是 人 類 的 奴 隸 , 或 是 拉 車 耕 田 , 或 是 被 屠 宰 食 用 。 在 本 港 社 會 轉 型 的 大 氣 候 下 , 越 來 越 多 昔 日 務 農 者 放 棄 牛 隻 , 漁 農 自 然 護 理 署 每 接 到 棄 置 牛 隻 的 投 訴 , 即 將 牛 隻 捕 捉 拘 留 、 等 待 宰 殺 。 洋 洋 正 是 這 些 流 浪 牛 隻 的 救 星 , 出 錢 出 力 將 牛 隻 競 投 回 來 , 安 置 到 流 浪 牛 之 家 。 由 於 青 草 有 限 , 她 隔 日 要 到 元 朗 市 中 心 的 果 汁 店 收 集 榨 取 果 汁 後 的 甘 筍 及 蔗 渣 , 作 為 補 充 植 物 飼 料 。
籌 募 養 牛 的 經 費 固 難 , 應 付 附 近 居 民 的 投 訴 更 難 , 居 民 指 牛 隻 破 壞 先 祖 山 墳 、 又 破 壞 農 作 物 , 上 月 更 截 斷 水 源 , 要 求 流 浪 牛 之 家 遷 徙 。
洋 洋 無 奈 地 說 , 自 01 年 起 已 向 政 府 申 請 租 用 南 生 圍 的 一 塊 官 地 , 發 展 安 置 牛 隻 的 有 機 農 莊 , 可 是 政 府 一 直 未 作 回 應 。

appledialy@18.6.07

Anonymous said...

請得不錯!

干預悖理 said...

黃牛鼓吹學券制,不知此制耍不要請干預主義黃牛大師出來作主持?如果不請干預主義黃牛大師出山,唔通又請民粹與官僚來干預非學券制來達至學券制,究竟干預主義黃牛大師如何不干預?

Anonymous said...

西貢.城門水塘和其他郊區都有不少流浪牛,其中大部分都是黃牛和少量水牛,但政府認為流浪牛沒有保育價值.故此,政府並沒有推行任何幫助流浪牛絕育的措施,任由黃牛大量繁殖.

黃牛, 究竟政府應否出手干預黃牛繁殖的數量呢? 還是任由市場自我調控?

牛棚帽廠 said...

黃牛說︰官僚以僵化的干預去改革同樣僵化的教育體制

黃牛一句內已扣人三只帽︰「官僚」、「僵化的干預」及「僵化的教育」。

黃牛沒有說明官僚幹了何事而被稱為官僚抑這只是共牛慣用助語詞;什麼行為才是僵化的干預及僵化的教育的體制是什麼樣子。

黃牛論事,只見黃牛在堆砌帽子,論據乏善可陳。

Anonymous said...

係囉,罵人官僚都要比d理由,比如此官幹了何事僚到你黃牛呢!

罵人僵化的干預、僵化的教育都要比d野度吓佢有幾僵硬,唔通黃牛講就係咩?

Anonymous said...

黃牛︰

請你看看張教授文章,他談市場經濟,就在於以事論事,有道理就不須人身攻擊,不用扣人帽子。http://blog.sina.com.cn/u/47841af70100078g

Anonymous said...

說服文章要怎樣寫才對?—張五常http://blog.sina.com.cn/u/47841af7010002oz

Anonymous said...

我多车來已係圍內朋輩間提過:

教師係偽專業,所以正名固然唔應係老師,只應係教習或教員.

但係係香港地傳媒咁隘悶o既環境,我呢d稍梢另類o既聲音邊有可能傳到出去.

黃牛君你o既文章,我以後會好留意.希望你能長寫長有o勒.

事先聲明:我都係有牌教書人仕.

pakman said...

"干預黃牛繁殖的數量呢? 還是任由市場自我調控?"

HAhAHHAhAHHAhAhHaHahA

To yellow cow...

He has a point.

hahHAHAhAHHAhhHAhAHHAh

Rodrigo said...

Oi, achei teu blog pelo google tá bem interessante gostei desse post. Quando der dá uma passada pelo meu blog, é sobre camisetas personalizadas, mostra passo a passo como criar uma camiseta personalizada bem maneira. Até mais.

KMB59 said...

黃牛君,羅太與教院職員沒有上司下屬關係啊!

yellowcow said...

羅太當時是政府教育政策第二最高官員。而教院則由政府公帑支持。故委員會報告亦清楚指出﹕政府有權“鼓勵、引導或指示”教院行事。

VC said...

學券 is not a good solution. You can know from the 持續進修基金 and 私校 of 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