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uly 05, 2007

民粹之都不斷製造仇恨對象

回歸十周年,香港逐漸變成了民粹之都,在民粹政客和傳媒「政治正確」的口號之下,不少市民只為保留他們傳統的固有習慣,卻因而遭受歧視或懲罰,甚至淪為社會上的二等公民。

今年初開始,當一個有尊嚴的吸煙者踏出家門以後,每每發覺目前的禁煙法例,根本令他無法在不影響別人的情況之下抽煙, 因為差不多所有空曠或人少的地方,例如公園和大廈梯間等,已經全部列為禁煙。結果,守法的他只好在擠逼的街道上抽,向每名路過的行人「兜口兜面」地送上二手煙,惹來旁人無數的白眼。那一刻,他成了「吸煙危害公眾健康」的示範人辦。

事實上,將禁煙範圍非理性地無限伸延,令吸煙人士「無處容身」,使其成為社會上的「二等公民」,正正符合了禁煙法這條民粹法例的「立法原意」。打從民粹政客要一刀切在戶內禁煙,又將禁煙範圍極速擴大至公園、海灘以至燒烤場等戶外地方開始,整條法例的原意實際上已由「維護公眾健康」變質為「懲罰煙民」。

就因為政客一句「不健康」,煙民數十年來在茶餐廳邊喝咖啡,或在酒吧一邊喝酒,一邊閒適地抽煙的傳統習慣,一下子就被立法者抺掉了。

下一個被抺掉的將會是市民善用購物膠袋的傳統習慣。很多市民都有一個習慣,就是將超市購物膠袋拿回家,當作垃圾膠袋使用,當中除了節省金錢之外,更加符合家居衞生,因為購物膠袋尺碼適中,不大不小,一盛滿了就可丟棄,不像大型垃圾膠袋般,常常要等到積滿大量垃圾後才拿去丟棄那麼影響衞生。

可是,民粹政客和傳媒對這種既環保又衞生的習慣就是看不過眼。打着「環保」和「用者自付」的口號,他們推動開徵膠袋稅,並要立法禁止市民索取免費購物膠袋。他們沒有解釋在高呼「用者自付」同時,建議中那五毫子的膠袋稅款,為何可以高出處理膠袋廢物的成本那麼多。他們的邏輯只是﹕膠袋「不能自然分解」,價錢又那麼低,所以必然會被市民「濫用」,故此必定會是「不環保」,講多無謂。任你列出多少論據,證明一般市民其實沒有濫用,他們聽不入耳。

甚麼「用者自付」,其實都只是沒有論據支持的門面說話。和禁煙法一樣,開徵膠袋稅,真正用意是要懲罰和阻嚇那些民粹政客認為是「罔顧環保」的「刁民」。

由反吸煙至反膠袋,民粹輿論引發出來對個人自由的限制,預期將會越來越多,下一個目標可以是「不環保的」樽裝水,又或者是「不健康的」煎炸食物。最壞的是,推動這類民粹運動背後的心態,往往並不是真的為了解決問題,而是要在社會上揪出某一類人為傳媒渲染的所謂「公眾健康危機」和「生態大災難」負責,成為大眾怪責的對象,而其他市民亦可趁機把平日對社會的種種不滿,發洩到他們頭上。故此,這類運動骨子裏其實是建基於對他人的仇恨心態,而非建基於理性和寬容,而且往往會變本加厲,因為政客須要不斷找尋新的仇恨和歸咎的對象。

英國哲學家羅素曾說過,共產主義者都有一個錯誤的心態,就是認為一個好的國家可以由一場植根於仇恨 ─ 對資本家和地主的仇恨 ─ 的運動所促成,但事實上,由於共產主義者一早已養成了仇恨的習慣,即使在取得勝利之後,都只會本能地不斷尋找新的鬥爭對象,結果他們所創造的是地獄而非天堂。

回歸十周年,大陸專制的共產黨全面向資本主義靠攏﹔反觀香港則在走回頭路,由民主黨至公民黨所謂的泛民主派,路線一個比一個左,迷信政府的禁制可以改造社會,為了推動他們的干預主義,往往更不惜在社會上不斷製造新的仇恨對象,這種心態,其實與羅素批評的共產主義是一脈相承。

本網相關評論﹕不義的膠袋稅與「污者自付」和「環保」無關的膠袋稅包容80萬煙民 捍衛吸煙的個人自由

推薦閱讀:
Drinking, smoking, shooting and sticking it to bureaucrats

16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論據牽強,冇嘢揾嘢拗,唉,收檀啦!

mwong said...

雖然我並不贊同立例要所有食肆和公共場所全面禁煙的做法, 對開徵膠袋稅的實際效用亦有懷疑, 但說政客們的動機是「不斷找尋新的仇恨和歸咎的對象」似乎太上綱上線了,我完全看不到有何根據.

真小人 said...

廢柴兄繼續忽視所有吸煙對健康的影響, 以及濫用膠袋的問題. 只是將個人的自由無限放大, 完全無視個人對整體社會的影響, 又將自已的論點無限上綱, 吹牛能力之強, 非廢柴兄莫屬.

RE: 對上述論點有懷疑者, 可參考此版過去的留言, 有不少高人已經對吸煙對健康的影響及濫用膠袋的問作出回應

Anonymous said...

個人吸煙的自由重要還是健康重要?

有無想過每年有幾多人因吸煙而患上絕症? 吸煙如果只影響自己而不影響他人,我贊成.但大部份的市民卻要為了你們所謂的自由而被迫吸二手煙. 我爸爸就是因為過去常吸煙而患了肺癌而離世.你能還回我父親的生命嗎?

世界有不少人缺乏糧食, 但竟然浪費土地去種植煙草,而非種糧食,真是可恥!

我希望黃牛可以早點患上癌症而死,到時佢後侮都來不及.

Anonymous said...

就是因為膠袋,生活的膠製品,才會令中國各地出現大大小小的化工廠, 難怪滇池.太湖.巢湖.淮河.長江.黃河都受污染.

不過黃牛沒有身受其害,因為他喝的是東江水.

Anonymous said...

荃 灣 下 花 山 昨 上 演 一 幕 「 救 牛 記 」 。 下 午 1 時 許 , 途 人 行 經 下 花 山 近 汀 九 附 近 發 現一 頭 身 長 約 一 米 半 的 小 黃 牛 , 瑟 縮 在 一 處 有 蓋 的 引 水 道 內 , 似 是 受 傷 被 困 , 於 是 報警 。 消 防 員 接 報 到 場 通 知 漁 護 署 派 員 協 助 , 六 名 漁 護 署 人 員 帶 備 繩 索 爬 下 引 水 道 準備 展 開 拯 救 之 際 , 小 黃 牛 疑 受 驚 嚇 突 然 奔 跑 , 漁 護 署 人 員 立 即 啣 尾 窮 追 , 經 約 半 小時 人 牛 追 逐 逾 100 米 後 , 小 黃 牛 因 氣 力 不 繼 停 下 被 包 圍 。
眾 人 見 機 不 可 失 , 馬 上 用 繩 將 牠 套 , 然 後 按 在 地 上 並 用 繩 索 綑 綁 其 手 腳 , 其 間 小 黃 牛 不 繼 發 出 悲 鳴 聲 。 稍 後 , 消 防 員將 小 黃 牛 吊 上 路 面 , 漁 護 署 人 員 初 步 檢 驗 證 實 牠 右 後 腳 受 傷 , 相 信 是 失 足 墮 引 水 道時 所 致 , 遂 將 牠 送 交 北 區 動 物 管 制 中 心 治 理 。
蘋果日報

Anonymous said...

一個極右自由份子嘅怪論,自己申請俾人插!

penguinization said...

hello 黃牛,

政府是為了我好.

感謝政府為了保護我, 遲點會禁止我在路上聽iPod; 感謝政府為了保護我免受大企業欺壓, 遲點會有antitrust law.

願政府平安. 誠心所願.

:p

噴煙悖理 said...

極右個人自由主義民粹黃牛︰

其實反吸煙不是反吸煙,是反噴煙,如果民粹煙民是將要吸的百幾種不知名的物質吸進肺裡不溜出來,沒有人會理會他違不違法的,為什麼民粹煙民不要求萬能的自由市場提供這樣物質的口服噴劑/液/丸?而要去噴人二手煙,不給人家免吸二手煙的自由。沒有人關著「你」民粹煙民健康不健康,是不容「你」民粹煙民影響非煙民—侍應、服務員、同事、旁人...等的健康。

「你」民粹煙民有吸煙死的權利,非煙民誓死保衛「你」民粹煙民吸煙死的權利時,誰誓死保衛非煙民非吸煙死的權利。「你」民粹煙民不能要非煙民「共產」「你」民粹煙民的二手煙啊!「你」民粹煙民想的是什麼門派「共產主義」!

hell said...

雖然我也認為公園等戶外場所可以不用全面禁煙,但請你攪清楚煙民'惹來旁人無數的白眼,成了「吸煙危害公眾健康」的示範人辦'不是因為立法才做成,未立法前非煙民一樣不喜歡煙民,唔好通通都當成是立法的問題
膠袋方面,我之前說了那麼多次你好像都沒有聽明白,你到底怎樣同便利店小得可憐的膠袋裝垃圾,我很想知道,'任你列出多少論據,證明一般市民其實沒有濫用'請你列出來我沒有看到...

hello said...

剛才打少了個o
由反對反吸煙至反膠袋,黃牛提出個人自由被限制,預其將會愈來愈多.最壞的是,這種運動背後的心態,往往並不是真的要維護大家的自由和利益,而是要向市民渲染政府為一個恐怖的獨裁者,使政府成為大眾怪責的對象,而其他市民亦可趁機把平日對社會的種種不滿,發洩到政府頭上,這類運動骨子裏其實是建基於對他人的仇恨以及自私自利心態,而非建基於理性和寬容....這樣的文章我也會寫,問題是你有什麼證據證明什麼仇恨心態,香港在走回頭路??我建議你不如支持普選,看看大部份的香港人會否支持你的論點,,又或者盡快移民,看看會否找到你嚮往的那麼自由的樂土?

Anonymous said...

"...骨子裏其實是建基於對他人的仇恨以及自私自利心態,而非建基於理性和寬容"

說得好!這正是黄牛本人的吹噓手段!凡其是對地球環境受到嚴重污染及氣候暖化的討論時,所表現出來的那種自私、冷漠,令人心寒!就好像好戰份子在談到美國攻打伊拉克時,只會關心每日的軍事開支是多少,戰事的拖延對石油成本的影響,而人民的死傷,似乎不是考慮所在!

從條友多篇「大作」看得出,思想已逐漸走向極端和非理性,到達危險情度。

誠心的忠告:請看看精神科醫生吧。

真小人 said...

廢柴兄的反環保意識已進入病態, 看來青山醫院要準備一張床位比佢了.

帽子悖理 said...

對付黃牛,不用人身攻擊,他的文章只是堆砌帽子把戲,只要用以子之矛攻子之盾方法,把他送人的帽扣回他的頭上便可。

Anonymous said...

烏干達為什麼憎恨塑料袋
記者
來鴻
上個周末,烏干達加入了越來越多東非國家的隊伍,宣佈取締使用塑料袋。這是為了淨化市容、防止堵塞下水道以及對環境的破壞。BBC新聞網駐烏干達記者維塔克發回報道。


在您的眼睛習慣眼前的一片狼藉、您的鼻子適應垃圾惡臭之前,您會覺得烏干達首都坎帕拉的池特茲城市垃圾站,就像中世紀繪畫中"最後審判"的場景,或者是世界末日的提前出現,要不然就是地獄裡面的景象。聚集這裡的,有千百隻骯髒貪婪的野鳥,他們在垃圾堆上大快朵頤,與人類競爭者一道,競相搶奪垃圾盛宴。
垃圾處理
灰撲撲的婦女們腳蹬拖鞋--有些人懷裡還抱著嬰兒,爬上了遍布著廢銅爛鐵和碎玻璃的垃圾堆。男人們則滿身塵土衣著襤褸,他們推推搡搡,爭搶著有利地勢,希望擠在從城裡拉廢品回來的卡車的最前面。
其中一位衣衫襤褸的人叫伊澤克爾,他告訴我說,他每天在這個垃圾場撿廢塑料,從日出乾到日落,已經乾了10 年,每天能掙50便士。
伊澤克爾告訴我,他對於怎樣更好地處理城市垃圾進行了長時間的認真思考。可就是沒人聽他的。像伊澤克爾這樣一個身處烏干達社會底層的人,居然也在關心該國目前談論最多的話題:針對塑料袋的禁令。
在這裡,塑料袋到處都是。只有很少的一部分塑料袋最終留在了池特茲。相反,一經丟棄,他們就隨風飄走,被雨水衝入下水道與河流水源,最終進入了土壤。烏干達是非洲土地最富饒的國家,但可惜的是,城鎮和鄉村都被塑料袋所環繞。這樣,土壤中形成了由聚乙稀和有毒土質組成的一層層新結構,而烏干達的雨水是永遠無法將這種毒素過濾掉的。
"有毒的"塑料袋
在貧民窟和棚戶區,塑料袋是疾病繁殖的溫床。這裡沒有自來水和污水處理系統,袋子被用來裝了糞便。人們稱之為"飛行廁所",因為一旦您裝滿了袋子,就會把它扔掉--越遠越好。
遍布在垃圾場附近的,是大大小小的水坑,水質腐爛發臭,泛起甲烷的氣泡。甚至連鸛鳥都不會喝這裡的腐水。如果下雨了,塑料袋被沖刷乾淨,那很可能會被某個小男孩或小女孩在街上看到,將之再次派上用場,運木柴,也有可能拿來裝食物。
在坎帕拉的一個貧民窟裡,我採訪了鮑比﹒懷恩,他現在是烏干達最有名的本土流行歌星,他稱自己是"貧民窟總統"和"衛生大使"。
鮑比現在仍然在貧民窟裡生活和工作,他創作的流行歌曲就是有關塑料袋的。他稱塑料袋為"毒藥"。
他提到了鄰國盧旺達。"瞧瞧,"他說:"那裡比烏干達更窮,但在邊境上如果你拿著塑料袋,他們就會告訴你說不能入境。為什麼我們不能像盧旺達那樣呢?"
回答當然是:烏干達馬上就會像盧旺達那樣了。
率先立法
雖然停滯了一段時間,但是現在政府宣佈,從7月1 日起,禁止厚度小於30 微米的塑料袋的製造、進口和使用。對所有其它聚乙稀製品也將徵繳120% 的高額稅收。
這一決定也許很及時。坎帕拉正在為英國女王的11月來訪和英聯邦政府首腦會議做著積極準備。人人都在談論這次首腦會議。其中一個表現,就是高樓大廈如雨後春筍般冒了出來,人們的民族自豪感突然迸發,四處都洋溢著過度的熱情和新刷油漆的味道。
這次首腦會議也許會標誌著塑料袋的終結。烏干達環境部長傑斯卡﹒艾裡約開誠佈公地對我說,她為自己國家首都令人心痛的廢品處理水準、為池特茲垃圾場、為聚乙稀海洋和"飛行廁所"而感到尷尬。
現在問題終於能夠解決了。不光是烏干達,鄰國肯尼亞也在引入相似的法律。而坦桑尼亞則希望能更進一步,禁止使用塑料的飲料容器。
雖然東非很窮而且還存在著各種問題,但是在禁用塑料袋方面的開創性舉動,是富裕的中產水平英國所望塵莫及的。
我所採訪的各界人士,從部長到流行歌星,從坎帕拉的店主到撿破爛的伊澤克爾,似乎人人都對進入"無塑料袋時代"感到高興。

HiMarxist said...

可向李登輝求償,點此閱讀我的部落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