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August 06, 2007

超級誇大裝「毒菜恐慌」

如果你誇張地說一個笑話,或送我一個「誇大裝」的賀年禮盒,目的是為了逗我開心,我會很感激你的誠意。

不過,假若你誇大事情的目的只是為了恫嚇,希望藉此勾起我的非理性恐懼,那麼我便無可選擇地必須要將你踢爆。打著「環保」旗號,不斷重複被渲染的許多所謂「毒菜事件」,正是這樣的一個問題。

本地報章周不時都大字標題「毒菜流入香港」,把只驗出些微殘餘農藥的蔬菜形容為「毒性劇烈」的「毒菜」。例如,綠色和平早前又「披露」在市面出售的蔬菜中,驗出含有禁用或超標農藥。煽情的傳媒和民粹的議員馬上在旁搖旗附和,要求政府加強監管「毒菜」。有議員更激動地質問政府﹕「是否要等到有人死了才動手立法﹗?」

報章依足綠色和平的口徑,齊聲說驗出農藥的蔬菜是「毒菜」,卻從未複查過其所謂的「毒菜」究竟有多「毒」。去年十月,英國多名權威的毒理學家便曾公開批評環保分子不斷渲染化學物質污染的害處,實際上是蓄意誤導公眾(misleading, and deliberately so),因為微小的份量根本不會對健康構成影響。

把「超標」和「有毒」兩個完全不同的概念互相混淆,製造出誇張嚇人的效果,正是極端環保分子其中一個最壞的行徑。事實上,西方國家訂立殘餘農藥以至其他化學物質標準時,過程非常嚴格﹕通常會透過動物反覆實驗,先得出一個安全劑量標準,亦即「沒有觀察得到實質壞影響的水平」(No observable adverse effect level),然後為了保證人類食用絕對安全,把這個劑量再縮小一百倍至一千倍,最後才得出一個極其微量的殘餘農藥標準

簡單而言,所謂殘餘農藥「超標」的蔬菜,其實依然是十分安全。

再者,殘餘農藥劑量的標準各地都不同,但綠色和平卻專挑有「綠色壁壘」之稱的歐盟標準來嚇唬大家﹕例如,它指在白菜仔中驗出每公斤有0.22毫克的「蟲蟎腈」(Chlorfenapyr),是歐盟標準四倍,但同時卻沒有指出,此劑量若照按美國澳紐的標準,其實都沒有「超標」。

此外,許多時候一種農藥被禁用,原因根本與人類的健康無關。例如,報章只引述綠色和平在荷蘭豆中驗出的「克百威」(Carbofuran)是禁用農藥,卻沒有說明這「克百威」其實已廣泛應用了近四十年,直至去年八月才被美國環保局(EPA)建議禁用,禁用的原因是可能對野生鳥類有害。而某些農產品「克百威」的禁用期更延至2010年。

同時,綠色和平在荷蘭豆樣本中驗出的「克百威」劑量只是每公斤0.13毫克,基本上並沒有偏離美國相關的標準(每公克介乎0.1至40毫克,視乎農產品的種類而定,如黃豆的標準是每公斤1毫克,士多啤梨則是每公斤0.5毫克)。

誇大「毒性」還不特止,部分傳媒又繪形繪聲地指「農藥滲透強,洗也洗不掉」,加劇了公眾對殘餘農藥的恐慌。其實,根據美國化學協會(American Chemical Society)的研究,在好些例子中,市民只需透過一般的清洗程序,已經能去除蔬果中九成七的殘餘農藥。

反而,環保分子推崇的有機蔬菜,因為在耕種時使用了大量的家畜糞便作肥料,往往含有大量細菌,也含有同樣「有毒」的有機農藥,但不少人卻誤以為有機蔬果「更自然、更健康」,不煮熟甚至不怎樣清洗進食會「更有營養」,結果中毒的機會更高。事實上,有機食物的中毒事件時有發生,只是一般本地傳媒似乎都傾向迴避此「不方便的真相」。

有讀者可能會認為﹕殘餘農藥與大家的健康攸關,就算稍為神經過敏一點,也是無傷大雅吧?但事情往往卻並非「神經過敏」那麼簡單。如果因為環保份子加上傳媒的誇大和誤導,令社會對農藥產生了非理性的恐慌,市民因而減少進食蔬果,其對大家健康的影響將會遠遠超過那丁點兒的微量殘餘農藥。

更壞的是,在澎湃的非理性民粹輿論推動之下,最終的結果往往就是政府透過立法不斷把農藥的應用收緊,一些原本是安全有效的殺蟲農藥也會被禁掉,就像當年非理性地禁止「滴滴涕」(DDT),引來瘧疾在非洲橫行的難災,後果絕非「無傷大雅」,殺傷力絕對比極端環保分子所渲染的「毒菜」厲害何止百萬倍。

推薦閱讀:
Pesticides are good for you
How to Evaluate Health Risks (Without Going Insane)
Mother Nature’s Pesticides

Ranking Possible Cancer Hazards from Rodent Carcinogens
From Peer Review to Fear Review
DDT remains the cheapest and most effective long-term malaria fighter

5 comments:

牛黃解毒片 said...

誇大「毒性」還不特止,部分傳媒又繪形繪聲地指「農藥滲透強,洗也洗不掉」,加劇了公眾對殘餘農藥的恐慌。其實,根據美國化學協會(American Chemical Society)的研究,在好些例子中,市民只需透過一般的清洗程序,已經能去除蔬果中九成七的殘餘農藥。

反而,環保分子推崇的有機蔬菜,因為在耕種時使用了大量的家畜糞便作肥料,往往含有大量細菌,也含有同樣「有毒」的有機農藥,但不少人卻誤以為有機蔬果「更自然、更健康」,不煮熟甚至不怎樣清洗進食會「更有營養」,結果中毒的機會更高。事實上,有機食物的中毒事件時有發生,只是一般本地傳媒似乎都傾向迴避此「不方便的真相」。


如果將上文兩段的主位(毒菜、有機菜)對調亦未嘗不可,因為黃牛不但沒有列出資料來源,更不會交待事件的始末細節。

Anonymous said...

黃牛只懂將對不利有機菜的新聞無限放大,但就將農藥.毒菜合理化.

Anonymous said...

滬查出碧螺春含農藥 2007-08-09 星島日報

上海市工商部門抽查發現,碧螺春等四種茶葉存在嚴重品質問題,包括使用過量的殺蟲劑及鉛含量超過標準,世紀聯華、易初蓮花等知名大型超市均有售這些茶葉。
  《新聞晚報》報道,官方公布的市售茶葉質量監測結果顯示,四十二件受檢產品逾九成合格,但有三種茶葉被發現使用過量殺蟲劑滴滴涕,另有一種茶葉鉛含量超標。

  專家解釋,「滴滴涕」是一種農用殺虫劑,一旦人體過量攝入,可能引起中毒。據悉,存在質量問題的四種茶葉是:上海汪怡記茶葉公司生產的「LIANHUA」特級茉莉花茶、黃山市歙縣跳嶺茶場生產的「谷茗」特級八杯香、上海蘇家茶葉有限公司分公司生產的「蘇老伯」特製秘製凍頂烏龍茶、波春茗茶業有限公司生產的碧螺春。

Anonymous said...

http://video.google.com/videoplay?docid=-1413933343695617319

Anonymous said...

海水污染來自珠三角 2007-08-20 明報

強毒農藥滴滴涕( DDT)之所以早在 1970年代已被美國列為永久禁藥,是因為其殺傷力極大,不單會損傷腦部神經系統,亦會破壞生殖系統,甚至肝、腎等內臟,雖然中國在 83年將之列作禁用農藥,但 90年代聯合國基於瘧疾蚊患的考慮,放寬容許個別有此疫症問題的發展中國家「受管制」地使用 DDT殺滅瘧蚊,不料卻成為農民繼續濫用的缺口。

DDT損腦肝腎 放寬使用殺蚊

中大生化系副教授陳竟明說,香港只有極少農業活動,但本港海水仍存在 DDT污染問題,而按有關青口調查顯示,含量之高已是「很危險」的情, DDT來源很大程度與鄰近的珠三角地區水域受污染有關。他更關注后海灣一帶水域,由於受深圳河和珠江口兩邊夾攻,更屬「高危」水域,因此必須緊密監察流浮山養蠔區的水質。

至於由電子、電腦垃圾釋出的多溴二苯醚( PBDE),陳竟明亦指這是 2000年以後「上升得很快」的有毒化學物,外國多項研究顯示,近年人奶和野生魚類的 PBDE含量明顯增高,但因此物質與甲狀腺素極為相似,人體攝取後會干擾生長和發育,尤其是幼童,外國近年已有研究顯示,受此污染物影響的嬰孩頭圍會較小。

PBDE近年升得快 學者促訂規管制度

他說,其實歐盟目前已禁止含 PBDE的產品入口,本港卻無此要求,他促請港府應仿效禁止含二噁英產品入口的做法,訂立一套規管 PBDE產品的制度。

食物安全中心早前有研究指出,海產類食品,特別是魚和蠔,是港人攝取 DDT的主要膳食來源,但研究顯示,本港中學生從膳食中攝取 DDT的劑量極低,危害健康中毒的危機不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