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August 24, 2007

矯揉造作的「激情」

在最高法院駁回保留皇后碼頭的司法覆核之後,「本土行動」成員朱凱迪向記者表示失望之餘,更呼籲市民不要盲目接受法官判決,並且希望大眾明白他們的工作是要市民「知道需要甚麼、價值是甚麼」。

問題是﹕曾在伊朗學習波斯文的朱凱迪,真的在乎市民大眾「需要些甚麼」嗎?朱凱迪說﹕如果拆卸了皇后碼頭,他便「不懂得怎去講香港四十年來的公民抗命歷史」。他可知道這番說話,對一般市民來說是既矯情又「難頂」的嗎?

事實上,「矯揉造作」正是整場保衞皇后碼頭鬧劇的最佳註腳。就算像我這樣「擁抱殖民地歷史」的人來說,當聽到古物諮詢委員會把只有五十多年歷史、設計簡陋的皇后碼頭,列作「一級歷史建築物」,感覺上已相當牽強﹔及後看到「本土行動」又要絕食、又寫血書來保衞這座「涼亭」,誇張之餘,更是貶低了「公民抗命」的意義。

爭取保留「涼亭」要絕食,如果爭取的是重要得多的自由和人權,那又會如何抗爭呢?在香港,情況卻只是舉舉橫額、喊喊口號,或是像萬聖節嘉年華般,抬出一個紙棺材。這便是具有「本土特色」的公民抗命了。這樣的「激情」,不要說一般市民難以理解,就算甘地、馬丁路德金等公民抗命的先驅,泉下有知,看過後相信也會大為皺眉。這也是一般市民認為某些人士「太激進」的原因。

「皇后碼頭」是個值得「激烈抗爭」的議題嗎?任保育人士把碼頭說成是甚麼「現代實用建築主義形式」、甚麼「見證本港戰後的急速發展」,但大部分市民就是不為所動,並不覺得這個設計簡陋、年份短淺的碼頭有甚麼特別的歷史意義,留保與否,也不涉及「社會公義」的問題,純粹只是一個理性的取捨﹕要麼就保留這樣一個舊涼亭,要麼就把它拆掉,開闢一條新馬路來方便大家,然後或者再花點錢原址重建,或選址重建。對一般市民來說,當中實在沒有甚麼激情可言。

市民激情不來,保育人士和其支持者於是又搬出一些相似是而非的理據,指拆卸碼頭這是特區政府「赤化」香港的陰謀,又說碼頭是「可持續發展」的旅遊景點,但事實上,改善中環交通不是對旅遊業有更大幫助嗎? 保育人士一廂情願,視保衞皇后碼頭為他們整個保育運動的一部份,但理性的香港人對保育只會採取case-by-case的態度。

「本土行動」挑選這種毫無爭議性的事件來「激烈抗爭」,市民普遍雖然並不認同,但由於有關「保育」的議題,政治上十分正確,大家充其量都只會像林鄭月娥般說﹕「我們都年輕過,明白你們的激情」,不會深責。若真的要捍衞傳統價值,「本土行動」為甚麼不挑選一些更重要的「政治不正確」議題目去抗爭呢?例如,在電視機中看見一些「碼頭衞士」是吸煙人士,為甚麼他們沒有絲毫激情去爭取政府廢除那條一刀切的禁煙惡法呢?

不要忘記,在禁煙法之下,公園、酒吧、酒樓和茶餐廳等地均一刀切禁煙,八十萬煙民日常生活的一部份,一夜之間變成了真正的「集體回憶」,為甚麼「本土行動」對此竟沒有哼過一聲?

事實上,那些保留皇后碼頭的所謂「理據」,套用在捍衞吸煙自由上似乎更加合適﹕作為一種傳統習慣,吸煙與港式飲品「鴛鴦」和「絲襪奶茶」,是港式茶餐廳的「獨有佈局」﹔在酒吧、食肆等地「原址重建」吸煙區,「技術上」更是絕對可行。更重要的是,一刀切的禁煙法剝削個人選擇的自由,「激情」地爭取廢除此惡法,實在遠比爭取保留那座「涼亭」來得更有意義,「激」得更加有理。

11 comments:

Hannah said...

說的真好,我想著皇后的的多點不妥卻不能具體說出有何不是之處,你都說了呢.+oil!最近才發現你算是遲了點呢=) I reali appreciate your critical shot.

mei said...

你其實有沒有看過「土本行動」連同建築師向政府提出的建議書? 在那個建議裏, P2公路與碼頭是共存的。
政府亦承認那個設計在技術上是可行的。

牛黃天眼精 said...

他可知道這番說話,對一般市民來說是既矯情又「難頂」的嗎?

說得真好,這話比朱凱迪更矯揉造作、更「激情」,民粹得無可再粹了,誰不曉得牛帝獨生牛就有能耐統率「一般市民」的意見,黃牛加油啊!

KMB59 said...

“在最高法院駁回保留皇后碼頭的司法覆核之後……”
應是“高等法院”

vc said...

Bravo!

VC said...

thanks

Anonymous said...

黃牛你這個親政府的混帳,收聲吧。保育人士保育皇后碼頭的原因根本不在於集體回憶,而在於其他重要的原因,你這篇文蓄意忽略其他的原因,居心之歹毒,令人震驚。

Anonymous said...

黃牛只不過是一隻縮頭烏龜,回應時只是選擇性回應,根本沒有勇氣面對別人。

DENNY said...

我只可說到這裡留言罵黃牛的人是超低能,不喜歡別人的文章,就用匿名來罵人,想破壞別人的看法,唔算超低能都係勁搞笑啦.

我不是支持黃牛的主見,但用多些角度去睇一件事未嘗不可,我是澳門人,每日看見那些保育人士死坐晌個舊碼頭到,只感到可笑,原來香港都有咁低B的人,如果有價值的,不用市民說政府都會保留,就好像澳門的世遺一樣,清醒D啦.....

收買佬 said...

好心啦﹐連網名也不敢用就亂罵人﹐還叫人縮頭龜﹐正垃圾人﹗

tungpo said...

保育人士的崇高目的,就是四處找尋話題以滿足其反建制的慾望,點會去理得有冇道理。